当前位置:首页 > 论文 > 文章内容页

中国电视剧实现人的自我发展论文

来源:365bet 日期:2019-08-29 02:15:01 分类:论文 阅读:

  1引言

  马克思指出,人类不仅从事物质资料的生产以满足物质生存的需要,还从事精神资料的生产以满足人的精神需求。艺术,因此而诞生。黑格尔提出,“艺术的中心是人!”朱青生在为《艺术:让人成为人》写的序言中也写到:“这里的人不是活着的人,而是作为人文的人。正在加强一种警示和呼唤:人本来不是‘人’,只有透过修养和教育,经由艺术和人文,方能成其为真正的人。只是艺术到底使人往上,还是往下,这的确还是个问题。”针对电视艺术来说,“所有的电视都是教育的电视,唯一的差别是它在教什么。……电视在教室里的有效性是早已公认的,我们越是看电视就越是倾向于它所教的,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也无论是教室之内还是教室之外。”

  2中国电视剧实现人的自我发展

  而在电视艺术中,对我们影响最大的无疑是电视剧。据央视——索福瑞的调查显示:“2005 年在中国观众每天平均 3 个小时的收视时间里,收看电视剧的时间近三分之一,居各类电视节目之首;在中国 2000 多个电视频道中,90%以上的频道都有电视剧播出,而且电视剧的播出时间占所有节目的比重超过四分之一。……在一般电视台中,电视剧承担了 70%的营收重担,从晚上七点到十点基本上都让位于电视剧的播出。”161巨大的市场空间和经济诱惑让中国电视剧的产量猛增,2007 年达到 14000 多部集。

  那电视剧艺术应该“教”我们什么呢?毫无疑问,“电视剧艺术的价值,是对其接受主体——电视剧观众的价值理想和价值追求的实现和满足,而不是迎合低级趣味。”162但是,目前看来,电视剧并没有很好的实现这一点。“我觉得电视剧什么的是把大众的思想和艺术趣味往底线推,而不是往上边提。”要想把“大众的思想和艺术趣味”往上提,中国电视剧就不能缺少悲剧性的艺术品格。别林斯基曾经指出,“戏剧诗是诗的最高发展阶段,是艺术的冠冕,而悲剧又是戏剧诗的冠冕。”

  而且,“没有一种诗像悲剧这样强烈的控制我们的灵魂,以如此不可抗拒的魅力,使我们心向神往,给我们如此高尚的享受。……我们深深同情斗争中牺牲的或胜利中死亡的英雄,但我们也知道,如果没有这个牺牲或死亡,他就不称其为英雄,便不能以自己个人的代价实现永恒的本体的力量,实现世界不可逾越的生存法则了。”正如论文绪言指出的,悲剧性和悲剧尽管存在“度”上的区别,但是在“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这一关键点上二者是相通的。 因此,电视剧的悲剧性可以更好的通过对真善美的否定之否定来满足并再生观众的价值需要。关于艺术的价值系统理论家们意见不一166,曾庆瑞先生认为,电视剧价值具有系统性,主要有审美功能、娱乐功能、教育功能、认识功能。

  四者相互之间正如敏泽、党圣元在《文学价值论》一书里所说的如盐在水中、糖在水中那样的体匿性存的存在形式。167而在这四点上,悲剧性电视剧都可以有所建树。 一、 超越的悲剧审美 电视剧艺术中的悲剧性是我们现实实践难以达到的边界,而在悲剧欣赏、审美中,观众却可以实现“净化式认同”和“同情式认同”,实现我们心灵的解放与超越。“所谓净化式认同,是指已被亚里士多德描述过的那种审美态度。它把观众从他的社会生活的切身利益和情感纠葛中解放出来,把他置于遭受苦难和困扰的主人公的地位,使他的心灵与头脑通过悲剧情感或者喜剧宽慰获得解放。”

  3结语

  “所谓同情式认同,是指将自己投入一个陌生自我的审美情感。也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它消除了钦慕的距离,并可在观众和读者中激发起一些情感,这些情感导致观众或读者与受难的主人公休戚相关。审美经验一再表明,钦慕和怜悯是相随相邻的。令人钦慕的主人公楷模可能看来尽善尽美,令人不可企及,也可能降低而成为人们白日梦的对象或者诱因。观众或读者可以在一种不完美的、较为‘寻常’的主人公身上找到他们自己可能有的种种特征,因而把主人公视为具有与自己同样的‘素质’而与他休戚相关。这种新的主人公规范与高不可攀或者颓废变成僵化而陈腐的形象的主人公形成鲜明的对照。

X

打赏支付方式: